下载APP
 东莞 34 ~ 26℃
  • 微博
  • Qzone
  • 微信

去香港做穷人还不如来东莞捡垃圾!看了3遍,很震撼!

掌上东莞

2015-09-14 11:58

images/2/2015/09/z49Mh8H7b82V4Vi7h6ndhtzb8J649v.jpg


images/2/2015/09/w55zCNEL6IdLScoHttC6xDGToTgtcc.jpg

    现年65岁的田北辰曾留学美国,在哈佛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回港后他先是协助父亲管理制衣生意,后自立门户,开创以牛仔裤为卖点的奔腾品牌,1985年奔腾改名为纵横2000,G2000现坐拥全球700多间店铺。

images/2/2015/09/L2633kZ9QK368DeV3dZyzJ66z9qSUY.jpg

images/2/2015/09/jeS8SgTfope8PNG8fPpTPPbTGe99G8.jpg

    在节目中亿万富豪田北辰将体验底层百姓的生活,做清洁工,每天只有几十元零用钱。节目开头,田北辰乐观地说:“我始终信奉自由市场,淘汰了很多弱者。只要你有斗志,弱者亦可以变强者。”讽刺的是,节目末尾他却说:“我每天努力工作只是为了吃一顿好的。”只字不提如何依靠斗志变成改变命运之类的话。


    身为香港“一代裤王”的儿子,一生衣食无忧,在节目中将住在老弱贫苦的社会底层人士生活在罐头似的“贫民窟”——笼屋里。笼屋,一张张床位被铁丝网或者铁皮团团围住,犹如一个个笼子,“笼子”里边除了床具外,还有各种生活用品。


    笼屋里面居住的多为老弱病残的长者,没有工作,全部依靠领政府综援(相当于低保)生活。同屋长者说,住这里谈不上什么环境,没有选择,过一天算一天。田北辰为此感叹:很惨,没意思,好像等日子过,(等死)一样,没有盼望。


    不想上班迟到,田北辰唯有下楼问路,平时出入都由司机接送的他,不知道如何搭乘公共交通。6:15AM上班只有通宵巴士,车费要十三块多,而他每天只有五十港币生活费,田北辰由此感叹: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

    第二天,田北辰一早便开始了清洁工作。倒垃圾、扫街对于他来说并不容易,所有工具和垃圾全要全靠劳力运送,原本要在八点半之前清理完十几个垃圾桶,但是过了大半个钟头,他才清理完了两个。

images/2/2015/09/Fpb80pUb49CZcdDq0Uz16D0U4e0u7B.jpg

    田北辰说自己平时上街常常被人索要签名,但是今天他这一身的打扮,三尺之内都没有人靠进。

images/2/2015/09/S6trq36aa3QdT6tq5f5rwqttH5q6Qr.jpg

    终于熬到了中午,可以吃午餐了,但是手里只有这么少钱,可以吃什么呢?走进便利店,觉得每一样都很美味,但是因为没钱,大部分都买不起。田北辰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试过,在便利店买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工作,熬了整整9小时,田北辰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但是原来和他一起上班的同事,还要赶去其他地方做夜班清洁,因为一份薪水在香港不够生活。田北辰认为香港社会整个经济结构,让没学历、低技能的人士过着非人生活。他觉得自己现在住的笼屋贵得离谱,钱不够用,提出想看看其他更加便宜的板间房。中介告诉他,现在的床位全部都要六百港币。


中介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搬回来住了,因为外面租金上涨负担不起。板间房没有热水供应,洗澡需要自己烧水。连洗手间上面也隔出了一个床位。

images/2/2015/09/jTm6n6MwWo7arM0rw6Rm0HmoMMtOwF.jpgimages/2/2015/09/DsFmKVLKs9Amsk5mkk53VO44A3aF5L.jpg

(视频截图出自香港电台《贫富翁大作战》)

   田北辰惊讶香港竟然还有这样的环境,而且价格还不便宜。中介告诉他因为香港的土地太贵了,发展商兴建的楼宇价格昂贵,导致香港租金普遍上涨,也影响到了这里的租金。统计处调查显示,香港租金飞涨,导致20万港人无奈选择住劏房


很多底层百姓的家厕所是四张椅子加起来的总面积,厨房比一张餐桌还要细小,进出进入,要侧身缩肚擦肩而行。


images/2/2015/09/nesyJKl2l29iuEpCSyjn8sYjjwyItY.jpg

劏房虽小但好歹还有独立空间,还有更差的木板隔间房、笼屋房!

images/2/2015/09/kfTdSza2gaOZcsg42ZFx4dSxCSt4uo.jpg

   早前有社交群组上载一张租屋广告的相片,月租2千元,租住位于官塘的唐楼的上床下厕房,上格床大约只有两呎半左右宽,而床下则是马桶厕所。

images/2/2015/09/k6UtA22WUhwPUaVVc8xSX0iWiL66LM.jpg

    节目末尾,田北辰在每天不断重复的劳力工作,且薪水只仅仅够求取温饱的同时,他不再提“只要有斗志,弱者亦可以变成强者”他完全没什么盼望,每天想的只会是下一餐自己可以吃什么,绝对没有心力去计划未来。在香港底层挣扎的人,每天都是为了下一餐或是下一个落脚处而烦恼。

images/2/2015/09/uOy422942zuo22oNnyZYjoUj2cEJeE.jpg

对于田北辰参加的真人秀节目,以及香港贫穷问题,知乎网友负二有以下分析:


香港面积约1000多平方公里,700万人,隔离性高(三面环海,与大陆通行不自由),加之多年来的充分发展,致使市场的每一个层面都处于饱和状态,在这种竞争压力下,不是靠努力就能上升的,人口少令所谓的“细分市场”、“长尾市场”、“小众市场”以及互联网创业等新兴行业难以赚到钱。


这导致社会底层的人上升很困难,但离开香港成本又太高,香港只有处于社会上层的富裕阶层有足够的资本离开香港,进入香港之外的更大的市场——香港本地市场对于他们财富的贡献已经趋于稳定,香港以外的大陆及全球市场又使他们越来越富,这部分热钱大多被用于炒楼,令中下阶层生存压力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