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东莞 33 ~ 26℃
  • 微博
  • Qzone
  • 微信

东莞:摩托司机警队喝农药自杀

掌上东莞

2015-11-09 14:48

   

  50岁的张庆强嘴巴里插着氧气管,静静躺在塘厦医院的病床上,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能醒来。

  因为索要自己被扣的摩托车未果,10月21日上午,他在塘厦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内喝下了大半瓶自带的农药。

  张庆强这一极端行为也让不少在塘厦镇以摩的搭客为生的摩的司机唏嘘不已。事后当地公安部门表示将密切关注事情进展,但张的家人和当地许多摩的司机却认为,执法者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以及其中滋生出的巨大灰色利益链,是让张庆强如此选择的主要原因。

  东莞治摩已10个年头,执法部门与摩托车主的“猫鼠游戏”一直未间断。市场的需求和谋生的困难,并没有让摩的司机们甘愿接受被安排的命运。在塘厦,每天依旧有上百摩的司机开着摩托出动。

  突然的冲动

  关于张庆强出事前的情况,家人唯一能提供的就是此前他的摩托车被塘厦巡警大队的民警查处了2次。他在湖南永州的老家过完中秋节才到塘厦,他的那辆摩托车是湖南牌照,有正规手续。东莞早已禁摩,张的家人也是知道的。市场的需求以及谋生的需要,他还是选择在塘厦,与其他搭客仔一起,以此为生。

  张庆强在外打工十年之余,进过工厂,打过临时工。随着年纪增长,沉重的体力活已不再适合。他是湖南永州荒塘瑶族乡人,没读过几天书,和他年纪相仿的乡民几乎都外出打工,这些缺乏一技之长的农民,以摩托车搭客成了最常见的职业。

  张庆强的妻子石运菊在老家带刚满一周岁的小孙子,一个多月前一家人刚给家里的小宝贝过了一个生日,临来塘厦时,张庆强叮嘱妻子,除了带好孙子外,不要忘记将家里后山上的杂树处理好,等自己年底回来好种上沙树。

  仅仅相隔不到2个月,石运菊却在塘厦人民医院看到丈夫的另一番景象———张庆强双眼紧闭躺在急救室里,手脚苍白如纸,氧气管插在他的嘴里,一刻也不能停。儿子张国生告诉母亲,父亲是因为摩托车被扣,在巡警大队喝了农药。

  其他亲属纷纷赶到,挤在重症监护室的大门口,医生对他们说,喝的农药剂量较大,目前患者自主呼吸较弱,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仍需继续救治和观察,能否醒来还是未知数,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无奈的选择

  家属不知道当天在塘厦巡警大队里,张庆强到底是怎么喝下农药的,他们只拿到了他遗留下来的一条裤子,口袋里还有60块钱,十几天过去了,裤子上仍散发着浓烈的刺激性气味。

  张庆强出事后,“搭客仔在巡警大队喝农药”的消息迅速在同行间口口相传。一些认识张的摩的司机自发来到塘厦人民医院,通过电话,他们叫来了更多的老乡,除了探望,他们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张作出了这样的选择。

  塘厦镇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10月20日,塘厦镇组织公安民警和治摩办工作人员进行日常的治摩行动,行动中依法查扣了张庆强的摩托车。第二天上午,张庆强携带摩托车的有关证件前往巡警大队接受处理,张要求巡警大队立即放车未果,喝下随身携带的农药,工作人员发现后随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将其送进医院。

  塘厦公安分局表示,此前,张庆强的摩托车曾两次被巡警大队查扣,警方依法对摩托车的相关资料信息进行调查,程序上并无过错。车主张庆强,采取过激行为索要车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公安分局将会继续关注张庆强的动态,提供适当的帮助。

  张庆强在巡警大队喝农药成了近段时间塘厦市民热门的谈资。网上也在热议。“连续被抓三次,他肯定是被逼急了,不然不会喝药。”张的老乡,同是摩的司机的王建辉用屈起的关节咚咚地敲着油箱,以表无奈和愤怒,“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这种愤怒注定只是暂时的。在等客的大部分时间里,王建辉紧张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努力判断着哪个像便衣警察,哪个治安员会突然上前拔掉他的车钥匙。开摩的的这些日子,王建辉不止一次被查扣,就在上月,几个合围他的治安员把他追了近半个城,一直追到隔壁的清溪镇,他才惊险脱身。

  生活在继续

  这十多天,45岁的搭客仔李重新时常会到医院看望张庆强这个同行兄弟,他在塘厦生活了近十年,夫妻两人之前在林村开了一个小士多,每月仅赚2000元,日子过得清贫。为了让儿子留在东莞读书,李重新买了一辆二手摩托搭客,一个月下来,净赚3000元,这样,妻子看店,自己开车搭客,闲时也能帮忙照顾生意。

  李重新给南都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人坐“摩的”起步5块,人越多钱越多。“摩的”很少载一个人,一般都载好几个。平均一趟算8-10块钱,半小时搭一趟,一小时就挣20块,每天有200多块的收入,一个月近4000块,刨去油费,净利3000元以上。还有,开摩的的自由也是其他职业无法比拟的,想开就开,不开就在家歇着。

  虽然随着禁摩工作持续开展,摩的司机的收入每况愈下。在交通行业看来,5公里的出行范围里,摩的依旧是最便民最快捷的出行方式之一。特别是在镇里,狭窄的道路和老城区居民出行的不便,让一些曾经做卖菜卖鱼的人改行当“搭客仔”,另外有人为了避免摩托车被收缴,会想办法从外地弄来正规合法手续的摩托车,偷偷搭客。

  张庆强事件后的第14天,在家蛰伏了两个星期的李重新决定出去碰碰运气。他骑摩托车来到最繁华的塘厦天桥,在一家肯德基门前,李与其他几个搭客仔单脚支地,一旦公交车到站下客,他们立即开上前去,围堵在乘客面前招手揽客。

  与张庆强不同,李重新有些能耐大的同行朋友,稍有动静,马上有电话通知走人,一旦被抓,只要给“中间人”一个电话也能要回车。这些“中间人”往往会收800到1000元不等的“公关费”。当车主领走摩托车,下次再遇到查车,摩托车有可能再次被查扣。

  张庆强的家人也不止一次提起,前两次摩托车被扣,张也是通过中间人“拿”回了摩托车,时隔五天又被查扣,张庆强实在是掏不出这笔费用,才一气之下喝药的。昨日,南都记者获悉,塘厦公安分局针对张庆强家人讲述的曾经给“中间人”800元“公关费”拿回自己摩托车一事进行调查。目前,张庆强仍然无法自主呼吸,儿子张国生告诉南都记者,塘厦警方并未针对自己父亲喝农药一事有明确表态。

  塘厦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称,“治摩,我们也是两难,一边是市民不断投诉摩托车扰乱交通秩序,一边又面临着不断增加的外地牌摩托车,要是不处罚就会有更多人运营。”对于这个衍生出来的灰色利益链,隐秘,难以求证。

  张庆强出事后,李重新悲痛之外也感到了压力,妻子劝他不要开摩的了,老乡们常常说现在警察追人是多么凶狠,专挑外地车牌来追。

  但不管李重新愿意与否,这也是一个无法撼动的现实。塘厦公安分局表示,治摩行动从未停止,除了日常巡查外,对于各镇治摩考核的评比依然存在。

  与此同时,张庆强一家人还守在病房外在期盼着他能够早日醒来。

  政府通报

  工作人员解释申领程序时张庆强掏出一瓶农药喝下

  塘厦镇政府在官方微博@魅力塘厦发出通报称:10月20日上午10时,张庆强驾驶摩托车因违反东莞市禁摩规定,在塘厦天桥附近被塘厦公安分局机动巡逻大队依法查扣摩托车。10月21日8时47分,张庆强进入塘厦镇机动巡逻大队一楼要求退还其摩托车,在工作人员向其解释申领程序过程中,突然掏出一瓶农药喝下,现场民警立即通知120到场将其送往塘厦人民医院抢救。目前,张庆强经过洗胃救治后,仍在医院ICU病房治疗。

  该通报还强调,2015年该镇继续开展治摩行动,严厉查处摩托车各类违法行为,并从源头上遏制摩托车流入东莞,严厉打击飞车抢夺犯罪。将大力整治摩托车各类违法行为,安排执法人员上路严查摩托车无牌无证、假牌假证、冲禁区、非法搭客运营,并严查电动自行车违规上路行为。